top of page

活動記錄 | 為身份認同建造經濟系統




本週二,《感野》展覽舉辦了一場由藝術家和觀眾共同創作的工作坊。作為講座藝術家,同時也是感野策展人的政治藝術家李紫彤,帶領觀眾進行了一場名為「為身份認同建造經濟系統」的實驗。


在開場的自我介紹中,紫彤提到由於她的身分是關注政治議題的藝術家,因此她在創作時會特別去實驗一些經濟模型或是政治治理的可能性。「自我認同」對一個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支持,尤其對於一些特殊族群,像是同志或愛滋病患者,他們若無法在原生家庭或工作環境中獲得認同,則會透過其他管道,像是使用交友軟體或是參與社群活動,尋找同等身份的人建立自己的社交網路與支持系統。


圖:參與者的身分介紹


接續討論「身分」議題後,紫彤與我們分享了「帕斯堤貨幣」作品的創作脈絡。在製作「帕斯堤貨幣」之前,紫彤曾透過「#GhostKeepers #迎靈者」作品討論了冷戰後政治暴力受害者的議題。2018 年思考「帕斯堤貨幣」的時候,她發現大多數處理「汙名身分」的敘事方式都是質化的,即試圖透過訴說受汙名者的人生故事去改變人們對於汙名身分的看法。但是否有可能使用量化的方式來解決汙名問題呢?例如,嘗試將身分賦予價值是一種方式嗎?如果身分和貨幣一樣有價值,那麼受汙名的身分是否也可以像通貨膨脹一樣擁有「汙名膨脹(stigma-flation)」的翻轉機會呢?於是設計了一個特殊的貨幣 -- Postive Coin。當社會對愛滋感染者的污名越高,表示受汙名的群體與外界的隔閡越大,貨幣能交換的價值也會減少。


圖:「帕斯堤貨幣 v2」


2022年,「帕斯堤貨幣」受邀在中國展出,此時也是中國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的舉行期間。由於時機敏感,無法聯繫中國的帕斯提社群、NGO及加密貨幣社群。此外,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政府對民眾的疾病管控措施也更讓人能體會到「疾病污名」的遭遇。為此,紫彤設計了一系列問卷,透過收集問卷回答,計算社會對愛滋感染者的汙名程度,並連結至貨幣的價值。同時,也希望問卷裡的聲音能夠永久地存儲於區塊鏈上,以對抗言論審查機制。


「帕斯堤貨幣」作品頁的首頁寫著:「在死亡、污名、以及國家系統的壓迫間,我選擇了正面迎擊,來保持一個人完整的能動性」。這句標語的靈感來自於愛滋病毒感染者中的「追蟲者Bugchasing」,他們有意讓自己感染愛滋病毒。「追蟲」的行動,顛覆、跨越了國家對疾病的系統性壓迫,也浪漫化疾病與死亡。


圖:「帕斯堤貨幣 v2」作品首頁。「國家」兩字因為敏感,所以被展方建議移除。


活動的第二段,紫彤要大家思考自己所選擇的身分在意什麼核心價值?以及有什麼經濟行為?例如身為一個關注政治議題的藝術家,紫彤認為保有經濟和政治上的獨立性是非常重要的價值,這樣才能讓藝術家有自由創作的空間。在她的一些作品中,像是「帕斯堤貨幣」以及「岔經濟()」,都嘗試在藝術的世界中實驗小型的經濟模型,對她而言,這些手法來自於她個人對於核心價值的投射,也是身為藝術家獻給世界的一種「禮物」。


圖:身分所在意的核心價值


在最後一個部分,是關於「貨幣與政策」。紫彤要大家思考這些核心價值驅使下的經濟行為,需要制定怎樣的配套政策?是否需要使用特殊的貨幣?以「帕斯堤貨幣」為例,持有 Positive Coin 的人可以用它來進行藝術品的買賣,所以貨幣的使用必須有一套規則,例如貨幣的成長率、稅率,以及漲跌機制。經濟行為不一定需要使用真實的貨幣,像是「禮物經濟」所交換的價值就不一定是貨幣。重點在於貨幣與其政策的設計,應使得該身份所屬的社群能夠透過它與社群外的世界進行價值交換。設計者也需要思考如何推廣這樣的經濟系統,像是如何找到系統的使用者、選擇適合的貨幣、連結機構和團體來流通,以及評估是否需要特殊的科技支援。


圖:為了彰顯核心價值所設計的貨幣與政策


最終,參與者可以繪製出一個經濟循環圖。以下是紫彤提供「帕斯堤貨幣 v1」的經濟循環圖,它應該顯示不同單元之間互相交換的價值。此外,設計者還需要思考如何制定適當的政策,讓這個經濟模型能夠發生「資源流動循環」,而非變成一灘死水。


圖:「帕斯堤貨幣 v1」的經濟循環圖


圖:參與者繪製的經濟模型


活動結束前,紫彤分享了自己製作「帕斯堤貨幣 v1」的心得和未來想像。她指出,一個實驗性的經濟模型很容易讓使用者成為「追逐蘿蔔的兔子」,也就是用戶花了許多心思沉迷於在系統模型中獲取最大的利益,卻反而忘記了原本的核心價值。或許好的系統應該設計一些「出口」,使社群中的人在獲取利益的同時,也能夠藉由這些出口反思系統真正給予的價值是什麼?




6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